俄罗斯世界杯投注平台

英雄本色——追寻已故老红军杨生祥革命足迹(上篇)

来源:三明市融媒体中心编辑: 查看数0评论0


 “光荣之家”!红底黑字,清晰可见。

这块牌匾陈列在将乐中央苏区县纪念馆里。68年弹指一挥间,牌匾上的漆有些斑驳脱落。牌匾题注:将乐县人民政府奖给沙生祥家属;落款时间:一九五一年九月。
  沙生祥,就是杨生祥。当年,他参加红军闹革命,为保护家人免遭迫害,改了姓。此后,他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
  听党话,跟党走。杨生祥用自己传奇的一生,诠释了三明中央苏区儿女的英雄本色。

 坚 定
  青山环抱、绿树掩映,将乐县古镛镇山门村生机盎然。1916年10月,杨生祥就出生在这里聚族而居的沙家。
  沙家家境贫寒。那时他才8岁,就不得不给地主放牛。眼看独子长到12岁,父亲沙有旺匆匆忙忙叫上他,一起去当了挑夫。
  “挑夫”一当就是3年。压在他肩上的,不仅有厚重的“西山纸”,还有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将乐龙栖山翠竹万顷,曾经的“西山纸”享誉四方。沙家父子靠着挑“西山纸”,艰难度日。
  “山路崎岖,羊肠小道,走起来十分艰难。一路下来,肩膀都磨破了。可他硬是咬牙坚持。”今年56岁的堂侄沙维全,小时候常听父亲提起过。
  “那时候,我和父亲一起,早出晚归,累死累活,可还是过着缺吃少穿的悲惨生活。”后来,杨生祥回忆少年往事,仍然感慨万千。
  早在1930年红四军创立宁清归根据地时,将乐就已成为红军游击区。第二次反“围剿”建宁大捷后,1931年6月,时任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发出指示:“三军团以建宁、泰宁、将乐为工作区域”,“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将乐县党史专家周佛胜说。
  从泰宁进入将乐,彭雪枫率红三军团第六师迅速解放了将乐县城和大片乡村。这一次,红军在将乐城乡战斗生活了50多天。这一年,将乐苏区成立了中共将乐县委,扩红800余人。
  红军来了!山门村震动了。这一年,杨生祥15岁。因为红军的到来,他的命运就此改变。早就听说,红军是打土豪分田地、解放穷人的。但这是真是假?他心里也没个底。
  趁着父亲不在家,他起了个大早,偷偷跑到县城。“适逢大雨,处处积水,再加上心急,到县城后,他才发现鞋子走丢了,脚底被路上的沙石磨出了血。”沙维全说。
  一进县城,一条条红军标语映入眼帘。打土豪!分田地!招兵站,红军战士正在宣讲革命道理……这些都激起了杨生祥心中的阵阵波澜。
  “誓为穷人打天下!”红军战士铿锵的话语,赢得了在场乡亲热烈的掌声,杨生祥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看到大家纷纷上前报名,他暗自发誓:一定要当上红军!
  不过,自己身材瘦矮,年纪又小,人家拒绝咋办?从日出到日落,他忧郁不安地来回转悠。由于走得急,他既没带干粮,又没带上钱,肚子饿得“咕咕”叫。
  眼看招兵即将结束,不开口来不及了。杨生祥不顾一切,上前央求参加红军。看到他稚气未消,负责招兵的同志刚开始并没有答应。
  杨生祥急了,再三请求,并且大声地说:“我也要参加红军,打土豪,帮穷人!”最终,他如愿以偿,高兴得连蹦带跳,还翻了一个跟斗。这顽皮的举动,逗笑了全场。
  没来得及与家人告别,他跟随部队迅速奔赴江西前线。
  向 前
  年纪轻,个子小,人机灵又勇敢,杨生祥成了人见人爱的“红小鬼”。
  第三次反“围剿”,红军采用运动战术,日行六七百里。刚加入红军,还没系统训练,自然对急行军有些不适应,但他咬牙坚持,从没掉过队。
  江西白沙,激战一场。“首长指挥有方,战士英勇善战。我们出其不意,消灭敌军两万多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他生前回忆,国民党心有不甘,很快卷土重来。
  第四次“围剿”,蒋介石自任总司令,总兵力高达40万。“部队运用诱敌深入战术,一步步把敌人往包围圈里引,并一举围歼敌军两个师,还活捉了一名姓王的师长。”
  革命,总是艰难曲折。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央主力红军被迫俄罗斯世界杯投注官网战略转移,杨生祥和战友一道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天上有敌机轰炸扫射,地上有敌人围攻夹击。有时候,敌机飞得很低,甚至树叶都能扫下来。”杨生祥在生前的一次演讲中说。
  “过草地的时候,掺上些野菜充饥。后来,野菜吃没了,就煮皮带吃。”杨生祥的女儿杨维平唏嘘不已。“皮带是硬邦邦的马皮,割成小块,放在缸子里,煮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煮软了。大家一截一截分着吃,连皮带汤,吃了精光。”
  1975年,是红军长征胜利40周年。那一年10月25日,天津日报登载了记者对杨生祥的专访。他在专访中说,不仅要忍饥挨饿,还得克服宿营困难,长征中考验总是接踵而至。
  “那时,天当房、地当床,日晒雨淋、风餐露宿。晴天宿营还好些,找点草铺在地上睡觉,就觉得很舒服了。碰上雨天,没法避雨御寒,几个人在地上一坐,后背相互一靠,头上顶块破布就睡了起来。”
  “过草地,不是泥就是水,一步一滑,一步一拔。有时候陷在泥里,光靠自己根本出不来。要战友帮忙,才能拔出腿来。草鞋穿坏了,只好光着脚。”他说。
  “由于忽冷忽热,浑身无力,眼看就要跟不上队伍了。战友们身上已经背了六七十斤重的枪支和行装,还纷纷帮我背枪,背干粮袋。”过草地时,杨生祥曾患疟疾,幸好战友总是互帮互助。
  雪山同样是一道坎。“周围白茫茫的,大风呼呼地吹着,真是冷呀。人到山顶,根本站不住。这时候每迈一步,都要付出很多努力。而停下来,又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大家互相搀扶着行走,最终一步步过了雪山。”
  一路行军一路歌。无数艰难困苦,被杨生祥一一跨越,而他也在长征中茁壮成长。

  情 怀
  烽火岁月,硝烟弥漫,杨生祥从未停下革命的脚步。21岁,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0年8月,“百团大战”战场,他英勇战斗。1948年10月,解放太原战役,他冲锋在前。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他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
  “从军20多年,父亲负伤6次。面部腮上两侧贯穿枪伤,他的牙齿全部被打掉了,面部舌头及下颌骨畸形愈合。”轻抚父亲的照片,杨津欣言语中满是敬佩。
  杨津欣,是杨生祥的二儿子。军人情结难了,杨生祥让他长大后成为一名解放军,也在部队奋斗多年。“小时候,经常跟父亲去搓澡。这时候,我能清楚看见他身上的枪伤。”
  “子弹还留在身体里。当时取子弹时,医疗条件有限,伤口留下了永久的漩涡型癍痕。”杨津欣说,父亲除了面部伤外,身上还有5处枪伤,其中背部4处,左腿小腿1处。
  只是,面对那时年纪还小的儿子的好奇,杨生祥总是不愿多说。“他都是说同一句话:‘没什么,让子弹给打的。’”杨津欣说。每次,他都发现,父亲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英勇革命,英雄本色,祖国没有忘记。1951年,杨生祥还在朝鲜战场,父亲沙有旺作为优秀军属代表,被光荣选送晋京,参加国庆观礼,并且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中央人民政府苏区访问团报告,记载了当年给沙家送牌匾的情景:当县长率众给杨生祥家挂光荣牌匾时,全村群众集体前来迎接。群众反映说,咱村出了个沙生祥,真是全村的光荣!
  戎马生涯,故土情深。1952年,杨生祥从抗美援朝运输五团团长的岗位上,转业到天津建工局。虽远隔千里,但杨生祥一直眷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当他重新踏上故土,面对父亲改回姓沙的请求,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但回想起当年在冲锋陷阵、中弹负伤、昏迷不醒时,战友们互相呼唤名字的情景,且也担心再改名会失去与部队首长、战友们的联系,父亲最终放弃姓沙。”知父莫过儿女心,杨津欣感慨地说。
  “一家人都不能忘记自己的先辈姓沙。”后来,杨津欣的女儿,取名杨沙。得知此事,杨生祥欣慰地笑了。


(三明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李顺亮 李远明 卢素平 将乐记者站 沙观球)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