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俄罗斯世界杯投注平台

今年元旦,三明市区17、56路公交换上了新能源纯电动公交车。 (三明公交网)

早期的三明公交车。 (林年华 摄)

《等车》打印稿 (原件藏于三明市档案馆)

●陈月平/口述 罗联浔/整理前 言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为寻找四十年来的三明故事,在市委文明办、市档案局支持帮助下,我查阅了大量的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资料,发现了这样一个故事——1981年三明一中初二(6)班学生陈月平写的作文《等车》反映了当时三明市区乘公交车难的状况,时任三明市(当时为地辖市)市委书记袁启彤看到后,回信、批示,市委市政府大力推进市区公交改革,有效解决了市区行路难。陈月平现在是市电业局下辖的三明优信电力实业有限公司安全和水电管理部主任。我专门找到他,听他讲述作文的故事。 (罗联浔)

等车

今天早晨,我与往常一般,六点四十五分到车站去等车。走到马路边,看见一辆车开走了,还有一辆车正在发动,我离车子并不远,跑过去也许还来得及,可是我凭着往常的经验知道只要车子开动了,它就不会再停了,我没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扬长而去……

雨不停地下着,冷飕飕的,灰茫茫的,雨中的早晨还是朦胧的,阴晦极了,一阵风夹杂着雨点吹来,挤进我的衣服。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头真有些凄凉,垂头丧气地走进车站旁边的一座房子里避雨。

我心神不定地在走廊上避雨,只要听见远远传来汽车声——即使明明知道不是公共汽车,也要跑出来看一下,生怕公共汽车再“溜”走了。

车站上又来了许多等车的人,我也离开避雨的地方走过去。刚站定,广播里响七点了,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只盼汽车赶紧来”。远处终于开来了一辆长车,后边还跟着一辆短车,我心里踏实多了,心想这次也许能坐上。可是那辆长车却在离车站100多米的地方停下,到车站前却不停了。后面那辆车更猛了,直接就冲过去。我沉不住气了,怎么办?又等了十分钟左右,又来了两辆车,还是不停。我急得要哭,心想,印刷厂站有许多工人下车,车不敢不停,对,我还是走到印刷厂站去上车吧,我急急地迈开步,走了一会儿回头望下洋站,啊,人都挤到马路上去了,雨伞再撑起来,望过去真是好大一片,怪不得司机都不敢停车了。

我走到印刷厂站,不久就来了一班车,太挤,没能上去。又来了一班车,好不容易挤上来了。下了车急忙往学校跑,学校已经打了上课铃,我们的名字又被值周老师记下来。我们虽然急得满头大汗,身体热乎乎的,可是心里却冷冰冰的,很不是滋味。

晚上放学,还算有运气。刚到车站就坐上了车,可是太挤,到了下车的时候,险些挤不下来。

唉!公交公司啊,我们坐车为什么这么难呢?

晚上,我坐在书桌前,浮想联翩,千思万绪。我想,在不远的将来,祖国要是能普遍地用电子计算机控制交通,合理安排,让汽车按时到达,让以后的人们再不要像我们今天这样拥挤,那该多好啊——说说容易,要实现这样的美景,还得靠我们一代人的努力。

由于兴奋,欣然动笔。

三明一中

初二(6)班 陈月平

(一九)八一年一月五日



我读初二时的作文《等车》,能得到当时市委书记的回信、批示,并引发全市公交改革。这与改革开放初期发源于三明的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密不可分。

三明是全省重要的老工业基地。改革开放前,长期“先生产、后生活”“先治坡,后治窝”,整个城市长期处于大工地状态,出现了工业污染严重、市内交通拥挤等“脏、乱、差”问题,以致人心思去。改革开放后,市委市政府响应党中央号召,以精神文明建设为抓手,深入创建文明城市,大力治理“脏、乱、差”,解决住房难、购物难、行路难等“八大难”问题。

我的作文《等车》,写的就是“行路难”。

1981年1月,我读初二,家在下洋,离三明一中有两公里多,每天早早去上学,晚上才回家。当时公交车少,而且都塞满人,经常未到站就卸客,或者不停。我一般早晨6:45就到最近的下洋站等车,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如果顺利,乘车就快,不顺利比走路还慢,所以走路的多,乘车变成了“蹭车”。班主任陶赤联老师让我们写记叙文,要求写最有感触的事,我就写了篇作文。他在点评作文时,表扬我写得深入细致,真实反映了等车难,还说要寄给市委袁启彤书记(当时三明市是地辖市)。

半个月后,市委书记给我回信了。漆竞余校长在晨会上认真宣读了回信和我的作文,还要求大家向我学习,积极参与精神文明建设。

事后,我在公交车上,听售票员说:“这段时间市领导在检查,是因为三明一中学生给市委书记写告状信,说公交车难等,到站不停。”我听到后,立即往人多的地方躲,深怕被人认出来,不让我坐车。不久后,市区不仅公交车多了,而且售票员的态度也好了,还经常看到有人给老人、小孩让座。

没想到,我的作文会引起市委市政府如此重视,让市领导以普通乘客的身份挤公交车,全日跟车调查公共交通情况。更没想到,当年就安排资金36万元,并对全市公交俄罗斯世界杯投注官网改革,有效解决了市内交通难。

那几年,除了公交改革,三明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深入开展第一个、第二个“全民文明礼貌月”试点城市、“满意在三明”等文明创建活动。特别是1984年6月,第一次全国“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工作会议在我市召开,会议发出了“全国向三明学习,三明向全国学习”的号召,让我记忆深刻。我在学校宣传栏的《人民日报》上看到了大篇报道,还有文章上提到了我的作文。

或许是因为《等车》的缘故,1989年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三明,在市电业局工作。先后在继电保护班、调度自动化班、变电站检修管理等岗位,2015年6月调到现在的岗位,20多年来我始终关注着三明的交通变化。

印象最深的是,1994年市区公交开始无人售票,2001年开始用公交IC卡自动收费,2011年夏季起免收空调费,大家可高兴了。近年来,市区公交启用了第二代智能调度系统,2015年在全省率先建设电子站牌,市民可以掐时出门。现在,市区公交形成大循环、小循环,步行3至10分钟就可以乘车,在主干道只要候车2至3分钟,而且新能源车占了大部分。

相对来说,我觉得市外交通变化更大。上世纪90年代,从三明到福州乘坐火车要七八个小时,现在从三明北站乘动车到福州只要1个小时左右。2016年之前,去北京、上海等地,要先到福州、厦门才能乘飞机,现在沙县飞机场就可乘坐直达航班。进入动车时代、航空时代,我们三明实现了1.5小时到达福州、厦门,2小时到达广东,4小时到达上海,也成了全省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

步入新时代,我们三明进一步深化改革。近年来,在医改、林改、金改等重点领域,多项改革走出独具特色的三明路径,特别是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不断突破,让我很满意。从媒体上获悉,现在市区空气质量达标率99.4%,在全省排名第一,全市18个国(省)控断面水质达标率100%全省并列第一,并在全省第一消除劣V类水。

我家离单位近,现在都习惯走路上下班——这在80年代,是不可以想象的,那时空气太差了。周末外出,走累了就乘公交车,车也不挤,东西提多了,别人还会主动让座。这样的三明真好。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希望在新时代,市委市政府继续为民办实事好事,守护好三明的绿水青山,让城市更加文明、更加和谐、更加繁荣。